梅子姜茶

想让自己写的东西不再“霸道总裁”

【奥利奥】我的弟弟不可能这么可爱



奥利奥拉郎,萧炎x罗玉


有秦风客串,其他NPC或杜撰或借用角色名


ooc归我,不上升真人,注意避雷


以上接受,那么


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可(qian)爱(zou)


(一)


锦觅惴惴不安的搓着手指,窃窃瞟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大概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才艰难的开口:“孩子嘛,叛逆期总是有的,可能三石的叛逆期晚了那么一点。”还自欺欺人的伸出两根手指意思的比划了一下那个所谓的“一点”


罗玉杏眼一瞪,意思摆明了你扯出的烂摊子你负责,锦觅的手瑟瑟的缩了回去,嘴里嘟囔着:“萧家的童养媳还是很有前途的,我想当人家还不要呢。”罗玉没听见她的碎碎念,下意识觉得不是什么好话,眉毛一挑:“你说什么?”


锦觅头摇的像拨浪鼓,抬头看见这活阎王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顿了一秒抓起自己的包就朝咖啡厅门口窜了出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罗玉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又听见锦觅不顾形象的大喊:“有学长约我自习我先走啦,秦风和小炎子就拜托你了!!”


罗玉揉揉太阳穴,被人活活气笑了,只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锦觅懂,他更是深有体会,萧炎就是他的“神”,一尊惹不起又躲不得的大神。


手表上的时针跑的比锦觅还快,到了上课的时间,罗玉招手叫来服务生买单,深呼了几口气做好了心理建设才走出咖啡厅,这间咖啡厅就是“罪恶”的开端,起码几个月前的他走出来的时候可还没这么纠结。


锦觅长得漂亮、受欢迎这些罗玉一直都知道,只是他没想到她的约会已经多到连她当家教的时间都挤没了。大忙人锦觅不在意的吃着葡萄,随手从罗玉的纸巾盒里扯了张纸巾擦擦手,“大家都是朋友嘛,就这么拒绝人家多不好,再说啦,就他那小身板,三个都不够我打的,你不用担心我。”罗玉嘴角抽了抽看了眼锦觅发给自己的照片,身高一米八的长跑社社长,默默心疼了一下这位学弟的“小身板”以及他即将破碎一地的少男心之后这位男主人抬胳膊就要把锦觅往外赶。


“哎哎哎,小鱼仙倌你别赶我走啊,我真的是来求你帮忙的,我可是带着贿赂来的。”


“我谢谢你啊。”罗玉冷笑一声


“我求你帮我代半天的课呗,秦风很聪明的,一点都不需要你费心。”锦觅一边堵着门一边朝他眨眼


“你眼里进沙子了吗?告诉你,我已经不吃你这套了。”


“别呀别呀,哥,你是我亲哥!这样吧,你帮我代课我帮你搞到三石的签名照!”


门上的力骤然消失,锦觅还没反应过来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抬头撞进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成交!”


锦觅:呵,男人……


三石是罗玉喜欢的一个游戏主播,算是他的偶像。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锦觅女士透露,哪里是偶像啊,三石明明是某罗姓男士的梦中情人。消息真实可靠,因为罗玉曾在一次醉酒后一边傻笑一边对着她的耳朵吼“什么追星,我,罗玉,对三石那是爱情!!”


锦觅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脸生无可恋,妈的死gay!


罗玉心情很好,好到看到整个秦家都是三石的签名照堆成的,毕竟他当时没想到锦觅的三石非彼三石,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秦氏父母都不在家,当罗玉说明来意时,他已经被女仆带到了秦风的房间门外。


“不会吧,秦风?你爸妈还给你请了家教?你都多大了?”萧炎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秦风约他替自己打游戏,还咬着牙表示萧炎替他上分他请萧炎吃一个月的饭。


“我爸妈你又不是不知道。”秦风坐在自己的床上捂着钱包嘟囔,心里想着一个月是不是太长了,都怪自己一时冲动。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萧炎瞟了一眼为自己的钱包黯然神伤的秦风,笑出了八颗牙应道:“请进。”


罗玉轻轻推门走进去,两个大男孩齐刷刷朝他看过来,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微微吐舌道:“请问你们谁是秦风,我是他的代课老师,我叫罗玉。”


“哎哎哎,忙你的忙你的!”秦风见萧炎不专心,从床上蹦起来着急上火的扒拉他。结果后者直接甩开鼠标握住了罗玉的手,“老师你好,我叫秦风!”


秦风:????


一脸懵逼的少年看着萧炎用空闲的那只手背在身后比了个“1”朝他晃了晃,“Victory”的语音响起,少年反应迅速,“我是他的朋友,我叫萧炎。”


够义气,萧炎向自家兄弟伸出了大拇指,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秦风朝他用力的翻了一个白眼。


课萧炎替他上了,秦风自觉走出房间给两人制造“二人世界”嘴里却止不住的碎碎念:“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家教课只有两个半小时,秦风回到房间看到的是一个躺在他床上春心荡漾的萧炎,嫌弃的拽着他的脚往下拖。萧炎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盯着他,“兄弟,你的钻石我包了,一个月的饭也不用你请了!”


秦风在心里默默感慨了一句万恶的资本主义,“说吧,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哥们,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萧炎一把抓住自己兄弟的手一双桃花眼“滋滋”放电。


秦风汗毛倒竖,“有话直说,我的毛裤都要被你吓秃噜了。”


“刚刚那个是你的家教对吧,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呗?我请你吃一个月的饭!不,三个月!”


这次换秦风一把握住了萧炎的手:“成交!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萧炎把他的手抽出来,又一脸嫌弃的在他身上擦了擦,才把自己的手机递给秦风。结果后者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贼兮兮的说:“其实,刚刚那位不是我的家教老师,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手机被萧炎甩到一边,他随手抓起一个枕头朝秦风扑了过去,“哎,萧炎就算你打死我也别想赖账!”秦风宁死不屈的喊。


最后二人还是成功得到了罗玉的联系方式,据说是秦风以介绍“小狼狗”为由贿赂锦觅才弄到的,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锦觅女士声称看着自己怀里的真·小狼狗和面前笑得一脸欠揍的两个少年她差点没背过气去。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秦姓少年表示那真的是纯种狼狗,如果锦觅老师不喜欢他还可以送她一只柴犬或者哈士奇。


锦觅:我谢谢你啊


为了表示感谢,锦觅约了两个少年周末一起吃午饭,知道二人的来意后锦觅拍着胸脯把罗玉约了出来,还秉承着皮条拉到底的原则让罗玉代她当了“秦风”的正牌家教。没有什么是一张三石的签名照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张,锦觅想。


(二)


萧炎睁着眼睛说瞎话,把自己从一个富二代描述成了一个留守儿童,成功利用了罗玉泛滥的同情心,赖在他的公寓里蹭饭。


罗玉把筷子递给萧炎,后者不好好接,用牙咬了起来,罗玉佯装生气,用自己手里的筷子敲了敲他的头。萧炎吃痛,做出一副乖乖仔的样子,听话的接过筷子。


少年乖乖的坐回椅子上心虚的朝罗玉眨眨眼:“哥,我有件事骗了你。”


“我知道,你是萧炎,你的那个朋友才是秦风,对吧?”罗玉咬着勺子朝他微微一笑,“那我到底是谁的家庭教师啊?”


“我的,我的!”萧炎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头上疼的呲牙咧嘴,“哥你早就知道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男人故作神秘的说:“看气质,当然,你这种小毛孩是看不出来的。”


萧炎:可爱,想日


男人的友谊总是来的莫名其妙,等罗玉反应过来,萧炎已经“登堂入室”跟罗玉一起见他的约会对象了,还美其名曰作为弟弟一定要替哥哥把把关。


罗玉:我的弟弟不可能这么欠揍/括弧笑


邝露是罗玉的同学,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姑娘对罗玉有意思,罗玉也知道,而且邝露家境很好,无论从什么方面看都是很完美的结婚对象。或许就是太完美了吧,罗玉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对着邝露侃侃而谈的萧炎,年纪轻轻就是撩妹好手,长大了还得了?


不知怎么的,萧炎突然疼得弯下了腰,冷汗直流。“萧炎,萧炎?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罗玉蹲在他身边,急得手足无措。


“哥,我胃疼。”小孩总是不按时吃饭,年纪轻轻就得了肠胃炎,这是罗玉知道的,顾不得怀疑真假,罗玉试着扶起他,歉疚的看了一眼邝露,邝露点点头表示自己没关系。罗玉扶着少年走出咖啡厅,没注意到萧炎顺手捞走了自己本来打算送给邝露的巧克力。


少年坚决不去医院,罗玉犟不过他只好送他回家,给他送了药,罗玉出门给邝露打电话道歉。萧炎吐出刚刚一直藏在舌头底下的小药丸,那药太苦了,顺手摸过自己偷偷带走的巧克力,撕开包装就往嘴里塞。胃疼是假,捣乱罗玉的约会才是真,自己明示暗示那么多次,男人却只当他是小孩心性,是了,毕竟在旁人看来他还只是个青春期都没过的小毛孩。萧炎泄愤似的嚼着巧克力,自己已经十八岁了,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胃疼吃太多巧克力不好。”罗玉倚在门框上看着床上的少年,男人是动了气的,连平时的形式化笑容都不给他,“萧炎,你怎么能撒谎呢?还害得别人为你担心,你这么做太过分了!”


少年害怕了,印象中的罗玉一直是好脾气的,这是第一次男人对他发这么大的火,可这害怕不过几秒,少年的倔脾气又上来了:“那你呢,你就不过分吗?我喜欢你,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你懂什么是爱吗?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算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还有你现在已经毕业了,也不再需要家教了,明天我就不过来了。”罗玉开口,两人的师生关系一直维持到现在,似乎所有人都有这样的默契,不去提也不戳破,可是准大学生哪里还需要家教呢?


少年这才真的害怕了,他慌忙从床上跳下来拉住了男人的手,“哥,哥,我错了,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


罗玉深呼吸了几口,正欲开口就看见萧炎转身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还拿起笔划了几下才重重按进罗玉的手心。手心里是一张萧炎的证件照,穿着校服的少年也是好看的,年轻又富有朝气;照片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石”。


“我听锦觅姐说你喜欢三石,那现在三石向你表白,要你当他的男朋友,你答应吗?”少年锲而不舍的开口


男人的嗓子好像被一团棉花塞住,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三石和喜欢的少年在眼前重合,他的原则、他的坚持在一点点瓦解。怎么走出萧家的他已经忘了,他似乎说了什么,伤了少年的心,只记得少年嘴唇泯的紧紧的,让他明天来跟萧家父母道别,算是正式结束他们的师生关系。


晚上罗玉喊锦觅陪自己出去喝酒却被后者吼了一顿,大脑嗡嗡响,电话那边的锦觅喋喋不休的指责自己伤了少年的心,头一次罗玉觉得自己还不如萧炎像个男人。第二天早上罗玉是在厕所醒过来的,十点了,跟萧家父母的约定迟到了,罗玉只好换了衣服稍微洗漱了一下就往萧家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什么,萧母是个很温柔的女人,端庄又漂亮,两人之前聊过几次都很投机,如果可以罗玉很希望这个女人能成为自己的母亲。摇摇头想让自己保持清醒,萧母却在他耳边直接点燃了一枚核弹,“萧炎也真是的,说什么带男朋友来见我,却又让你一个人陪着我,不过你放心,这孩子是真的很喜欢你。”


罗玉结结巴巴的应,心里暗骂那个疯小子,“阿姨,对不起,我跟萧炎……”


“我和萧战也很喜欢你,本来想让你当我们的干儿子,没想到萧炎告诉我你们在一起了,这样当然更好。”萧妈妈微笑着看着罗玉,看见他有些走神就放了他去找萧炎。


罗玉深一脚浅一脚的上楼梯,这几天刺激太多了,他的脑子里好像有一个连的文艺兵在吹唢呐。意思的敲了敲门就推门而入,萧炎裹了被子在床上装乌龟,听见来人的声音还怂的缩到角落里。罗玉翻了个白眼:“现在知道怂了,早干嘛去了?”


床上那一团不应人,气得罗玉哭笑不得:“婆婆都见了,男朋友不让见?”


【旭润】兄弟间的100件小事(二)

/就一点也不甜,钢铁直男不配拥有爱情

/不甜就算了,还跑题

因为太垃圾,可能会坑(っ╥╯﹏╰╥c)

6、一起看日出日落

7、一起去天台看星星

8、一起赏月

润玉比想象中的紧张,衣服是提前一小时挑好的,合身又本分,左耳的耳钉也取了下来,袖口整了又整,忐忑不安,像是要去见家长的小姑娘。

邝露摩挲着方向盘,她比润玉还要紧张,甚至不能理解润玉为什么还要回那个并没有怎么给过他温暖的家。说起来璇玑的衰落都不能说跟那个家无关,那个所谓的父亲真是冷酷又无情,总是不肯放过这个让他的家族蒙羞的儿子,哪怕他已经被逐出家门了。

车停在大宅门口,润玉给自己名义上的父母双亲都带了礼物,价格不菲,明明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家人的样子,润玉的表情却始终是笑着的

来开门的是丹朱,这个家里除了旭凤之外唯一欢迎他的人。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叔叔看到润玉就笑开了花,一口一个“玉娃”叫个不停,看着润玉身形单薄,又捂着心口心疼这心肝儿侄子,逗乐了邝露和润玉。

丹朱牵着他进门,不等润玉问好,太微就朝他点了点头,冷漠又疏离。荼姚一反常态的给了润玉好脸色,倒也不算一反常态,自从润玉签了放弃财产继承的声明后,两人甚至都称得上母慈子孝了

旭凤不在,了听和飞絮跟着要给侄儿露一手的丹朱忙前忙后,润玉跟太微坐在客厅,空气都要凝成冰。

“公司支持不下去了你就回来”

似乎有意和他缓和关系,太微意外的向他抛出了橄榄枝,“老师一直在帮我,璇玑保证正常经营是没问题的,而且洛湘府也已经给璇玑融资了”

他说的含蓄,依旧换来了太微冰冷的注视,润玉淡淡的接了,太微不再言语,心下忖度着什么

这顿饭意料之中的冷清,荼姚让仆人带了话,只说让润玉吃完饭去书房见她,太微也是独自一人回了房,丹朱似乎不甚在意,拉了润玉和邝露就不再去管那对夫妻。

邝露温柔大方,很讨丹朱喜欢,丹朱便有意撮合二人,自己捡了把椅子坐到旁边,美其名曰享天伦之乐。可他又是个闲不住的主儿,闹得润玉连连讨饶,把自家助理留给丹朱作伴,一个人去见荼姚

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哦,母慈子孝。眼前的荼姚真的有了几分慈母的味道,荼姚是个漂亮女人,像极了当年的周海媚,美而不俗。润玉心想自己没有理由恨她,他是个私生子,荼姚不喜欢他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荼姚是为了旭凤好,自己也是为了旭凤好,想着想着隔阂越来越少,两人都能称得上“战友”了。意料之中的要求,答应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何况五年前自己就已经向她许下承诺了

他们家的饭一向早,丹朱非要留润玉一晚,他不好推辞,嘱咐了邝露路上小心就自己一个人溜到天台去了。

旭凤回来时看到的是一个醉醺醺的润玉,旁边摆满了空的易拉罐,旭凤突然想起小时候两人一起偷喝酒,用筷子沾了一滴滴到口中,味道又苦又涩,两个小孩却得到了极好的玩物似的,庆祝自己成了大人

现在润玉已是而立之年,自己也已经到了该成家的年纪,喝酒却找不到当初的快乐了

旭凤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了一罐啤酒,听见润玉一个人在那喃喃自语,或许润玉前世是嫦娥,就连喝醉了念叨的都是天上的星宿

润玉天生淡薄,却对人人都好脾气,喝醉了都是一副乖相,他迷迷糊糊看着眼前人,粲然笑开了:“你怎么没陪爸妈?”

“妈睡了,爸那里我也去打过招呼了”

润玉点点头,又数起了自己的星星,很可惜的样子,“你错过了落日,今天的月亮也不如明天的圆,你还害我念错了那星座的名字。”

旭凤喜欢他少见的幼稚,朝润玉晃了晃啤酒罐,说:“我应该早点回来陪哥,我自罚一杯。”润玉困了,撑着头眯着眼睛嘿嘿的笑,“笑纳”了他的赔礼道歉

天涯共此时,月色醉人,旭凤转过头看着润玉,润玉天生红眼角,在酒色陪衬下,含羞带媚,旭凤有些情难自抑,轻轻凑过去,在他眼角印下一吻,润玉有些不可思议,睁大了一双鹿眼。

美色误人,润玉心想,迷离间又看见旭凤的唇向他靠过来。想象中的吻没有落下,只听见旭凤低低的笑声:“哥,你喜欢我。”

润玉无声的张了张口,嗓子被堵住了似的,旭凤带着啤酒香的唇突然印在了他唇上。

总裁文里怎么说的来着,霸气又不容拒绝,在他的口中一路攻城略地

旭凤的舌轻轻撬开润玉的齿关,勾着他的舌吮吸,被欺负的狠了,润玉眼角红色更甚。

一吻罢,旭凤仍是笑着,“哥,我能追你吗?”完全不给人反驳的余地,自问自答道:“我得追你,润玉,我得追你!我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爱人。”

润玉睫毛轻轻颤动,酒醒了大半

荼姚恨你不是没有道理的,润玉,你活该,他心想

不喜欢旭凤是吧,他反悔了,有什么后果他都不怕。人生都过了三分之一了,他失去过家人,可后来有了老师和母亲;他现在有璇玑,将来还会有整个洛湘府,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还有等将来旭凤老了,接不到剧本演不了男主角了,他就养他,润玉的人生已经分了一半给旭凤,谁都不能反悔了。

“好,”润玉听见自己说,“你来追我。”

旭凤有些愣住了,刚刚那个霸道又自信的男人仿佛不是他,突然反应过来又自顾自的傻笑起来

天刚蒙蒙亮,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两个人的脸沐浴在晨光里,定格成一幅画

兄弟间的100件小事(一)
接上的一点点
避雷如上篇

兄弟间的100件小事(一)

现代pa,影帝凤x总裁龙
梗来自百度的“情侣必做的100件事”的前两个搜索结果
各种擦边球预警,私设众多
对各种经济问题全靠瞎猜(感谢我看过的霸道总裁)
辣鸡文笔,请多包涵

1.一起牵手压马路
有点狼狈,润玉心里想,估计一定是明天的娱乐版头条,毕竟影帝本人在超市买菜被粉丝认出来这种事已经很少见了,何况还是刚捧了大满贯回国的旭凤。好在应急通道旭凤已经走习惯了,燎原也会联系相关媒体,最后的路透效果绝对堪比时尚街拍,虽然这个人本来就是怎么拍都好看的,这么看来说不定还有利于宣传旭凤的新戏,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画面里有个自己。当然不是报纸上,而是荼姚手里的资料上,她的私家侦探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估计公司近期会有点麻烦,可能又要辛苦邝露跟自己加班了。
“哥,哥?”旭凤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想什么呢?”
润玉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只是走神了,旭凤努努嘴不置可否,自然的用没拎菜的手牵住了润玉的手,又示意他帮自己整理好逃跑时乱掉的伪装,——所谓的伪装不过是一顶鸭舌帽和一副墨镜,某个对自己的人气认知错误的影帝在出门前自信满满的保证这样就不会被认出来。润玉用没被牵住的右手替他整理好帽子和墨镜,又伸手想跟他分担一些手里的重量,不出意外的被拒绝了,这种时候的旭凤总是像个急于证明自己力量的孩子
“哥,你什么时候回家?”
“你也知道,璇玑人少杂事多,最近又在忙收购的事”好像用这个理由拒绝他很多次了,得好好想想怎么哄他,毕竟上次影帝大人就一气之下罢工了,燎原求了他好几天,电话一直打到欠费
意外的是这次旭凤没有不依不饶,润玉突然有种自家熊孩子长大了的感觉,有一种老父亲的欣慰
而另一边旭凤只觉得手里这人像一尾鲤鱼,还是漂亮的银白色鲤鱼,让你想把他捧在手心里疼,可是他又不好好让你照顾,你一眨眼他就溜走了。这银鲤好养活得很,江河湖海,乃至小水塘他都住的下,唯独不愿意困于一方鱼缸,旭凤心里想,旁人的也就算了,自己的这一方鱼缸却由不得他拒绝,毕竟这鱼缸虽小,却是一颗心做成的。
兄弟真是个好身份,距他只有一步之遥,只是这一步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一旦行差踏错就要万劫不复的。
旭凤心里想的多,紧了紧握着他的手,润玉只当他有小情绪,回握住他表示安慰。
两人出门的时候旭凤耍赖不许润玉开车,于是两人只能走回去,城市的夜生活正要开始,华灯初上,车水马龙,两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那家超市离润玉家近的很,24小时营业,润玉经常去,旭凤想进入他的生活,这是第一站。
旭凤不禁想起小时候自己每次闯了祸都躲起来不敢回家,每次都只有润玉能找到自己,他也不在乎自己混闹了一身脏,伸出白白净净的小手牵着他,带他回家。后来旭凤渐渐明白自己胡闹润玉会受到牵连,旭凤喜欢哥哥,惹得麻烦越来越少,但却得了机会就让润玉跟自己手牵手
有了“牵手”特权的旭凤有些恃宠而骄,凶走了跟自家哥哥示好的小姑娘们,还闹着要润玉洗澡的时候都要同他牵着手,不过这一想法最后被荼姚扼杀在摇篮里。
想起童年傻事,旭凤忍俊不禁,捏了捏润玉的手。润玉的手很漂亮,白嫩细长,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旭凤的梦里,梦里的润玉曾经用这双手牵着他,给他戴上钻戒,甚至抚慰他的欲望,想到那画面旭凤一张俊脸不可抑制的红了。
现在,这白玉般的手被自己握在手心里,手的主人乖顺的走在他身旁,像用月光雕刻而成。
只可惜旭凤贪心的太多,要不然这条路或许可以走一生
两人手牵手一直走回了家,润玉一个人的家,——被旭凤死缠烂打的塞了不少他的东西,抢走了一半的所有权
旭凤口味叼,真的像那“非竹实不食,非醴泉不饮”的凤凰,他又是个演员,经常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落下了胃病。
活像个祖宗,润玉想着,一边把买来的菜放到冰箱里,他家里东西少,看不得东西乱放,可旭凤每每都要挑战他的忍耐力。
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溜到1:30,润玉端了南瓜粥从厨房出来,却看见旭凤窝在沙发上睡着了。知道他累,润玉放下碗想去给他找条毯子,却突然被勾住了手指,旭凤醒了……

tbc

瞎jb断章取义:
旭凤: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
问:“为什么润玉不叫醒凤凰,反而让他在沙发上睡咧?”
胡言乱语:“因为懒得写了/上吊自尽”

2、一起坐摩天轮
3、一起坐过山车
4、一起进鬼屋
5、一起坐旋转木马
因为感觉都是游乐园剧情,所以放在一起好啦,我可真skr小精灵鬼儿

旭凤不知道怎么威逼利诱燎原了,吓得他连夜给润玉打电话,让润玉帮忙照看一下这位祖宗,润玉一直觉得这是旭凤的超能力,不论在哪儿都超像大爷。
请神容易送神难,润玉一碗“孟婆汤”让旭凤忘了前世今生,赖在他家半步都不愿意迈出去,荼姚打来电话,旭凤一开始还认真的糊弄,到后来干脆直接转接给燎原,让自家万能的经纪人替他应付这位太后娘娘,燎原也尽职尽责,死活没有说出旭凤在润玉家,只说旭凤是回国拍戏,导演不喜欢艺人带手机。燎原的语言表达能力过于强大,把某知名导演描述的像山顶洞人,润玉知道了说他们两人像唱双簧的,硬要旭凤回家,这次旭凤没有死缠烂打,只说让润玉再陪他一天自己就回去。收购的事情忙完了,洛霖老师有意让他休息几天再去上班,润玉也就没有拒绝,心里想着看看旭凤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旭凤还真没让他失望,又提出要带他去游乐园,这游乐园是旭凤自己代言的,他提前打过招呼,自己去玩一趟,顺便替这游乐园做宣传。游乐园经理是个有主意的,在别家主打家庭的时候他签了旭凤走“情侣约会”路线,拍了个女友视角的宣传片,赚了不少,听说旭凤要来,就想着抓住机会制造一个“偶遇旭凤”的卖点。
工作日,园里只有一些年轻情侣或者姐妹淘,旭凤这次的伪装认真了一点,给自己化了个妆还贴了胡子,跟润玉往那一站,瞬间突出了润玉的孝子气质。
虽然旭凤不再吸睛但是润玉也是从小帅到大的,旭凤不满润玉的回头率,拉着他就往鬼屋跑,这是燎原给他搜的游乐园攻略,可是润玉虽然体型纤细,好歹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唯物主义者,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怕,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比逛女装店还无聊。
“回去就扣工资。”旭凤心里暗暗的想,又觉得自己不考虑一下自己的实际攻略对象,也是蠢得没救。
但是不得不说这鬼屋的设计别出心裁,以《聊斋志异》为主题,一座古宅,每个房间都是一个聊斋故事;出了古宅便是一座破旧寺庙,经典的《倩女幽魂》,小倩坐在月下弹琴,还幽幽的唱:“十里平湖绿满天,玉簪暗暗惜华年。若得雨盖能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
作为这鬼屋的最后一站,场景道具比起其他的主题都更加精细,起码不会像路过《陆判》时那样,其中换头的场景让旭凤一个没绷住笑了出来,使得陆判和朱氏夫妻十分尴尬,这头换也不是不换也不是,几个人面面相觑
那小倩的演员是个美人,一身白衣也颇有几分仙气,前提是如果她没有拉着润玉喊:“宁公子,救救奴家吧!”的话
管她去死!
旭凤刚想拉开两人就被一个人影扑倒在地,是个黑山老妖扮相的“鬼”,张牙舞爪的十分可怖。润玉轻推开小倩拉着自己的手,扶起旭凤,结果那小倩也变成罗刹朝两人扑来。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旭凤就拉着润玉开始跑,后面两只“鬼”也是十分敬业对二人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两人跑出门才返回。
“哈哈哈哈哈哈哈!”旭润两人在鬼屋出口相视大笑,引得路人纷纷侧目,旭凤的假胡子道具在刚才摔倒的时候弄丢了,干脆买了一顶遮阳帽戴了副眼镜继续伪装。
“旭凤,你说我们两个像不像小孩子?”实际上因为荼姚从小就不喜欢润玉,润玉天生朋友少,自己一个人又太孤独,所以游乐园他并不常来,这么一次,竟让他有种自己还是个孩子的错觉。
过山车比想象中刺激得多,旭凤自称“威亚小王子”,蹦极都是小case,结果吐了个昏天黑地,润玉倒是没受什么影响,看样子还想再玩一次。
“哥你这样子倒不像鲤鱼了,像那上天入地的蛟龙。”旭凤撑着腰喘
“我什么时候像鲤鱼了?”润玉好奇
旭凤心里骂自己在润玉面前越来越没有脑子,还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好在润玉没有追问扭头去给旭凤买了水,带着他在长椅上休息。
接下来的旋转木马两人实在兴致缺缺,一起的多是女孩子,旭凤被认了出来,又是合影又是签名,所幸只是耽误了一点时间,没有更大的骚动。旭凤让润玉给他拍了几张照片给游乐园留作宣传,两人便脚底抹油溜了。
天色渐晚,终于到了“游乐园追爱攻略”的重头戏——摩天轮。








沙雕小段子(旭润涉及)

尊重原著,微量旭润涉及,注意避雷
新人在线沙雕,感谢阅读

1.润玉是个坤泽,按律当嫁不可娶,洞庭君簌离和天后荼姚商议后决定采取最原始的方法——抛绣球

2.旭凤不同意,旭凤反对
旭凤把所有绣球换成了鸟蛋

3.不巧这些蛋里有未破壳的穗禾
穗禾破壳了,穗禾很开心:“爹爹!”

4.旭凤不开心,因为兄长不相信这只孔雀是他生的

5.抛夫弃子,蛋里的穗禾生气的想

6.彦佑喜欢穗禾
因为外甥女像舅舅,还因为她看起来很好吃

7.锦觅突然开始怀疑她和噗嗤君的友谊

8.旭凤拉着锦觅练习鸟族的求偶
风神临秀来看锦觅
旭凤像个鸟毛掸子

9.旭凤装魇兽跟着润玉
被润玉识破了
因为真正的魇兽会装死

10.锦觅觉得旭凤在灵力粽子里包葡萄是故意的
还好自己不是葡萄,再吃一个

11.鎏英是小辣椒,鎏英有一条魔骨鞭
鎏英是油煸辣椒

12.“火龙果”天团正式出道
感谢先花神梓芬打赏的“陨丹”x9999

13.旭凤被长芳主列入了黑名单
因为他占卜的时候不小心拔秃了海棠芳主的头发

14.海棠芳主很难过,把自己埋进了土里
开始念口诀
“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

15.旭凤梦见润玉跟自己表白了,润玉说喜欢他
“兄长真的喜欢我吗?”
“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毕竟大家都是朋友嘛”/括弧笑

何小婷是怪咖: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有什么事是一顿宵夜不能解决的呢,如果不行,就多来几顿好了。

952宵夜约拍…自制臊子面…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priest《默读》

为什么p大这么棒嗷嗷(☆_☆)

风途石头:

#反抄袭#
我刚才在本架子里找到的!好久之前写的,可能当时觉得写得太烂没有发,现在看起来还不错。


——可窃我手中笔,窃不得字字珠玑


妒西施美端庄
偷师绕矮墙
东家胭脂西家粉
乱搅拌一场
泥浆敷面赚眼光
岂不太荒唐


他家百年出珍酿
尔等梁上偷米糠
浑水幸得好包装
转眼风波平定去
黑衣夜行度陈仓
本是猖狂过街鼠
竟得盲者岁贡粮
此等光景若长久
万顷黑土必成荒……


后面应该还有两句没有写哈哈哈哈哈,喜欢就转转吧。
支持原创,抵制抄袭。
躬身。